米凯拉:经济的阵痛是不可能避免的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zhanyiyw.com/,菲尼克斯太阳

2012年1月7日,第五届国际金融市场分析年会在北京举行,本次年会以“全球流动性泛滥背景下的政策选择与境外投资策略”为主题,搜狐理财频道作为本次年会的协办媒体对年会进行现场直播。

法国兴业银行全球经济主管、首席经济学家、董事总经理米凯拉女士就现场观众的提问进行了解答,全文实录如下:

问:感谢您的精彩发言,您提到所有的国家和地区都愿意加入这个减债接力的话,你们觉得他们为什么要加入?主要是希望解决自己的经济危机。如果说意大利或者希腊他们采取信贷紧缩,这样也就降低了他们快速增长的可能性。怎么能够从政治上来解决这个问题?怎么在政治上做一个决策?

米凯拉:谢谢您的问题。你要是减债的话的确没有什么意思,比如我明天去香港购物的话,香港是购物天堂。如果我看一下我的信用卡,比如把信用卡刷爆了,我花了这么多钱,买了这么多的包,国家也是一样的。就是自己的局限,你不能超越自己的信贷额度。可以暂时的,但是不能一直刷破自己的信贷额度,如果一直刷破的话,就会变得不为可持续。欧洲和意大利有选择,来改善自己的经济增长率,采取适当的紧缩措施,可以间接的从ECB或者是其他的国家获得帮助,比如说我们要退出欧元区。但是问题是离开欧元区的成本太高了,但是同时还要面临自己经济增长比较缓慢的问题。所以还需要进行改革,他们没有自己的选择了。一旦你跨出自己信贷限额的话必须要进行改革。有人说我们为什么不能够印刷钱之后把我们的问题解决掉,实际上通货膨胀只是其中的一个问题。现在对于我们来说,好像通货膨胀是一个比较好的选择。人们在想,也许通货膨胀是一个神奇的解决方案。

在1980年代初期,我们痛苦的要打击通胀,那个过程也不容易,所以我觉得,回到美国人常说的一个格言,就是你要有结果的话,一定要经过痛苦,没有努力是不会有收获的。所以我认为,即便是欧洲,他们也必须要通过这种不同的一些做法来解决经济的阵痛,但是这个经济的阵痛是不可能避免的。

问:我的问题很简单,央行资债表的扩张和QE定量宽松到底有什么不一样,把钱拿出去买银行的贷款,买资产,你觉得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差别?

米凯拉:有差别,我同意你所说的,从资产负债表上来看,这两者看起来很像,但是具体的做法和结果不一样。我们看到美联储宣布接下来会大量的进行定量宽松的时候会造成市场的一些预期。欧洲央行却不会这么做,他说我要这么做,可是我做的时候会有点心不甘情不愿。所以在资产负债表的扩张,通过其他的做法当中也可以实现。但是至少欧洲央行的做法不会导致太大的心理预期,所以我们当然可以说世界各地的央行其实都在扩张他们的资产负债表。怎么说是其中一个玄妙的地方,如果你看一下欧洲央行与美联储所做的比较,欧洲央行现在一共买了2千亿的债务,我们认为在QE3里面,美联储可能会再度释放6千亿,所以我觉得是具体管理的方式不太一样,还有具体的力度不一样所带来的差别。

问:今天早晨法国公布他们开始进行金融交易的税收,你认为这是不是能够解决问题?

米凯拉:我认为交易费并不代表要逼迫银行开始出售它的资产。我认为这种金融交易的费用有些国家已经开始尝试了,它所带来的结果就是把这个交易推往其他的地方,比如说瑞典,他们以前也推出过交融交易费,我只是仅凭记忆,大家不要把这个当成最终的答案。当瑞典这么做的时候,很多的一些交易就从斯德哥尔摩交易所转到伦敦交易所避免这个金融交易税。有些人认为,这种金融交易费要发挥效用的话,一定要全世界都做,而不一定只是在一国境内做,这个税收到底用什么样的方式来实施可能会有不同的结果。但是后来英国也实施了金融交易的税率以及费用,所以我们也必须要看一看到底这意味着什么,我们需要花一点时间才能够看得到这种税收所带来的影响。我个人认为,金融交易的税收不是我们最有效的一种税收方式之一。